《建筑实践》专访AUBE欧博设计创始人、主持设计师冯越强

2021-01-13

image.png

深圳国际会展中心外立面 © 张超

冯越强

FENG Yueqiang

AUBE欧博设计创始人、主持设计师 

image.png


全文刊载于《建筑实践》2020年11月

《特辑:深圳城记 实践卌年》



AP /请您先简单介绍一下公司的背景,以及现在的构成和人员情况。

冯越强

AUBE欧博设计是集建筑、景观、城市设计于一体的专业国际设计机构,1997年创立于法国巴黎,由法国欧博建筑与城市规划设计公司、其派驻中国的深圳代表处,以及深圳市欧博工程设计顾问有限公司等实体共同组成。1998年,法国欧博建筑与城市规划设计公司在中国深圳华侨城生态广场设立深圳代表处;2007年,深圳市欧博工程设计顾问有限公司与法国欧博建筑与城市规划设计公司及其深圳代表处联合成立 AUBE 欧博设计。


截至目前,AUBE欧博设计共参与或完成重大设计项目1,600余个,员工近500人,团队由极具设计创意和专业技能、熟知中外市场规律的专业人员组成,他们具有不同的文化背景、多国执业经历。

image.png

2015年团队工作场景



AP /贵司成立后第二年就在深圳设立代表处,能否谈一谈当时是怎样的契机让您选择了深圳?

冯越强

1984年我在上海同济大学读研并担任助教时,跟随导师参与了深圳白沙岭居住区项目。在20世纪80年代,白沙岭小区的现代主义住宅规划在国内相当超前,作为居住规划案例被列入教科书中。之后我因教学工作到深圳做场地研究,当时的深圳刚刚起步,其先进的理念、大胆的现代主义建筑尝试对我产生了很深的触动。我于1989年前往法国留学,1993年回国第一站的城市仍是深圳,当时深圳建设已初具规模,充满朝气与希望。深圳城市的开放、文明,与其他同质本源的东西都深深吸引着我。


1995年深圳发展再次加速,城市派出大量技术干部在海外寻求先进知识和城市设计经验,我在巴黎结识了其中的一些人,在交谈中对深圳有了更深入的了解。1997年初我在巴黎成立的AUBE欧博设计是中国改革开放后这一代留法学子在法国成立的第一家建筑事务所。彼时中国建筑设计市场正在进行开放性尝试,几位城市管理者希望我回国参与协助一些重大项目,以提高深圳城市建设的观念与设计水平;开放、包容、充满激情的深圳又一直吸引着我。在这样的契机下,我来到了深圳。



AP /深圳的城市建设与建筑行业受到许多政策与宏观规划方面的影响,请您谈谈贵司在发展的各个阶段是如何与之相联系的?

冯越强

1996—1999年是深圳特区建筑设计行业发展的萌芽阶段,孟建民院士曾在访谈中称这个时期为“中国建筑设计的仿学时期”,中国的建筑师大量地吸取和学习国外的先进设计理念和技术。深圳城市建设集中了全国的资源支持,且政策开放、敢为人先;同时深圳紧靠香港,双城互动便利、关系密切,香港对深圳在文化、商业、政治和公关管理方面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因此也吸引了大量海外学子、海外华人参与深圳城市建设。在这一时期,深圳涌现出一大批民营设计企业,包括由外资与留学生组成的设计企业,打破了传统国有体制,呈现出群雄并举的状态,AUBE欧博设计正是抓住了这样的时机。


AUBE欧博设计最初进入深圳时,参加的竞赛几乎全部中标,尽管当时能够承担的项目有限,但我们的设计理念与方法,为行业带来了创新和影响。而深圳作为经济特区,在建筑行业的规范规定方面具有一定立法权利,其审批管理、政府部门权责分配都非常清晰,且具有地域特点。这样开放且充满朝气的深圳,给建筑师们营造了一种平等交流、共同解决问题的行业氛围。在与不同设计单位合作时,我们提出的项目列表、工作任务分解、职责分解等在国外设计行业中常见的工作方式,其实给深圳很多设计院带来了非常大的冲击。


千禧年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阶段。千禧年之后的10年,深圳处于高速发展阶段,面临着如何进行城市自身定位的疑问。房地产井喷式的发展,对城市面貌和社会经济的影响日益增大,也为设计行业的真实实践带来了大量机遇。房地产的开发除了建造大量户型更优的住宅,也完成了诸多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的商业建筑。尽管由于住房紧缺、建设量大,成果中不乏重复的单元式设计住宅,但经过10年的探索,深圳建筑设计行业积累了工程建设的实践经验,各国企、民营、个体、海外的专业公司也得到了成长和发展。


AUBE欧博设计的华侨城生态广场,作为迎接新世纪的献礼项目,始终贯彻生态理念在设计中的体现,这在当时的设计行业非常新颖且具实验性。从那时起,我们开始关注城市发展的生态问题,即人与自然或建筑物与自然的关系。


2010年之后,深圳中心区开发建设进入快速车道,社会财富积累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人们开始探讨品质问题,城市的公共建筑、基础设施建设、可持续发展得到更多的关注。深圳变得更加开放包容,以国际招投标吸引世界各界人才来到深圳,进入了蓬勃发展时期。大量的公共工程项目吸引了全球顶尖的知名设计机构和设计师的参与,为深圳建筑创作带来了巨大的活力。通过多年的积累与实践,我们开始反思,并追求设计的本源、理念及品质。无论是作为开发商、建设者还是民众,我们对日益美好的城市生活环境质量都提出了更多的需求。



AP /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AUBE欧博设计是否遇到了某些在其他地方难以得到的机会,或是不会遇到的阻碍? 

冯越强

20世纪90年代,深圳整体建筑设计行业氛围比较传统,大部分是国营设计院,海外学者和海外华人成立的工作室占很小一部分,AUBE欧博设计正是其中之一。


自1992年邓小平南巡后,深圳进入快速发展时期,迫切的城市建设需求也催生了大量建筑设计项目,整个设计行业处于蒸蒸日上的状态,彼此平等交流的过程也十分有趣。当时的设计项目规模较小,很多工作方法比较传统。也正因此,我们这些从海外回来的建筑师获得了展现自己的机会。当时的行业竞争没有这么激烈,也没有这么多竞争对手,整个市场需求大于供给。因此在当时的环境下,只要具有一定的知名度,且项目能够得到行业和业主的认可,就能够获得更多市场机会。


对于当时的初创设计企业来说,机会与阻碍并存。其中最大的障碍就是设计资质虽然当时的政府部门也鼓励民营设计企业参与概念性设计,但是由于建筑设计企业需要服务项目全过程,如果缺少设计资质,行业或业主对企业的信任度就会降低,也不能与传统的国企设计院同台竞争大型项目,只能更多地承担辅助性工作。


在华侨城生态广场项目中,AUBE欧博设计作为一个没有国内资质的设计事务所,还需要联合一家有设计资质的企业,即当时指挥部下属的华侨城设计公司,合作进行整个项目设计。幸运的是,在合作过程中,除结构、机电由华侨城设计公司来承担,整个生态广场的建筑、景观、整体规划设计都由我们完成。这在20世纪90年代也是比较常态化且有效的合作方式。


AUBE欧博设计最初的规模并不大,但我们一直强调规划、建筑、景观全专业设计,长期的专业积累获得了业主的认可,并顺利熬过了1998年的金融危机,陆续得到了一些委托项目及中标后的实施机会,得以发展壮大。

image.png


华侨城生态广场



AP /华侨城生态广场是AUBE欧博设计的第一个代表作,也成为了深圳广受好评的地标性景观,它为贵司的发展奠定了怎样的基础?对深圳城市公共空间的规划设计又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冯越强

华侨城开发区是在国务院侨办和国务院特区办的授意下设立的。由于早期从侨办来到深圳的干部视野相对开放,华侨城在深圳城市开发早期便提出了保护自然的生态概念


到1998年,深圳房地产迅猛发展,生态广场所在的位置是华侨城最核心的一块地,华侨城决定将这里规划成为公共设施——一座完全开放、连接社区功能、服务社区和游客,同时提升文化品位的市民广场。


AUBE欧博设计团队整合了规划、景观和建筑三个层面上的需求,融合了公共社区与景观公园,人文活动和自然山水。生态广场的车库也是深圳第一座社区型、公共型、土地复合型、全连通的地下生态车库。


它不是一个孤立的建筑设计项目,而是一个城市设计项目,其涉及传统建筑学科、人居环境,并与城市观念存在紧密联系。AUBE欧博设计通过力所能及的认知,在集成一体化的设计理念中,对项目所处地域的人文环境、行为习惯,尤其是气候条件予以充分考虑,以实现项目的完整度


与喧闹的欢乐谷仅一路之隔的生态广场呈现的更多是一种生活的日常,所有的构造物与景观都以人的感受为中心。生态广场作为当年献礼21世纪的项目,想要呈现出新世纪的精神风貌以及意志品质,这个新的世纪将是“人文的”“生态的”“可持续的”。人们因为平等地享有这个公共空间,并与其建立起真实的情感联系,从而感受到了自由与尊严。在这个充满人造景观、主题公园,消费符号大行其道的城市里,华侨城生态广场呈现的真实与自然在当时具有启蒙意义,也成为AUBE欧博设计后来众多设计作品的精神原型和坐标原点。


image.png华侨城生态广场膜结构步行廊道


image.png2000年AUBE欧博设计在华侨城生态广场的办公室

AP /您曾说过,AUBE欧博设计与深圳是相互成就的——城市影响企业,企业也同时影响着城市。贵司优秀的地标性作品对深圳的建筑行业,乃至城市发展方向或政策的制定做出了怎样的贡献?


冯越强

除了华侨城生态广场,AUBE欧博设计历经15年完成的半岛城邦是另一个对深圳城市产生深刻影响的项目,也是我们首次提出将整个深圳的滨海空间打通成为滨海带状公园的概念。我们参与了其一期到五期的整体规划、详细蓝图、建设,它成为了深圳唯一一个近海大型人文社区。早已并入南山区的蛇口如今不再是勇猛无畏的改革先锋,开始逐步进行城市的更新升级,转型为承担产业服务功能的国际化、宜居的海滨新城;而15km长的滨海休闲长廊贯通蛇口到深圳湾的海岸线,象征着深圳告别了近海不亲海的历史,这种改变更新离不开AUBE欧博设计的努力。


2018年建成的深圳人才公园是中国第一个以人才为主题的公园,对于深圳来说,这不仅是一个政治符号,因为人才是一个城市最主要的保障因素,城市因人而生、而发展。如何展现一个公园所具备的基础特性,其开放性如何与地域特性结合、协调,这都是公园设计本身就应当考虑的;在植入“人才”这个主题之后,如何去理解人才,并通过设计手段体现深圳对人才的渴望与尊重,是这座地标公园希望传达的

image.png深圳人才公园局部鸟瞰 © 张超

image.png

深圳人才公园局部鸟瞰 © 张超


位于深圳大鹏新区的较场尾村原为村民的集体或无合理土地所有权的土地,是在历史发展中,没有得到审批建设所形成的一种独特的城市现象。较尾场村由小渔村自发转向热门旅游村,但其基础设施落后、交通混、环境脏乱。我们作为总协调设计团队,不仅从空间方面综合了市政、景观、建筑等各层次的需求,且综合了村民、游客、政府、民宿业主等各利益群体的诉求,探索出一种“自然生长、政府引导、民间组织、市场运作”的更新模式。较尾场项目在非常规旧村更新模型下寻求具有独特性的多主体、全方位的综合整治方法,体现了建筑师和规划者跨专业、跨学科的统筹设计能力,也为深圳市城中村更新模式提供了一个新视角。



当前社会飞速发展,很多政策法规只是对当下的影响做一个历史的总结。作为城市设计师,首先要尊重标志着城市独特性的地域性与历史性,并且在解决当下的问题的同时,具备更宽广的视野和高度前瞻的意识,在部分项目中注重实验性设计,预留引领未来的可能性。


image.png较场尾片区整治后节点广场 © 胡明俊

image.png

较场尾片区政治后配套服务设施 © 胡明俊

AP /AUBE欧博设计打造过不少国际会展中心,在此类项目上是否总结出了可以复制的经验?而致力于将深圳提升为世界级城市的深圳国际会展中心,又在此基础上实现了怎样的突破?


冯越强

在中国的会展中心或与之相关的项目类型中,AUBE欧博设计参与的项目大约占据10%的总展览面积,我们就此类型进行研发、总结经验,一方面是为了提供更专业的设计,另一方面并不是为了复制,而是基于经验探索自身规律和发展方向。


深圳国际会展中心本身最具价值的是其城市设计策略理念更好地平衡了会展与城市的关系,AUBE欧博设计在城市设计方案阶段就提出了“会展综合发展区”的概念,其中包括综合交通组织与停车策略、建设周期与造价、片区景观资源的利用与梳理、开发策略与经济平衡等。


作为城市的经济发展节点,甚至一个地区发展的综合点,会展中心对城市具有极大的影响。作为一个地区的基点,会展中心的体量相对较大,交通复,潮汐式的交通会对周边地区产生很大的影响。在这些因素的影响下,会展中心如何与城市协调、融合,并且成为城市事件性节点,是我们从最初中标到深化研究一直在探索追求的。


回溯整个前期设计工作,多专业协作、集成一体化的思维与工作方式是整个项目取得成功的关键。即从城市设计的角度切入问题,广泛组织各类内外部团队介入,合力提出更科学合理的会展片区与会展中心建筑综合解决方案。我们相信当疫情过去,会展中心实现日常化运营的时候,深圳会展中心所展现出的城市融合度会使其成为世界会展中心的一个范例。


image.png

深圳国际会展中心整体鸟瞰 © 田方方



AP /您如何看待深圳建筑行业的发展前景?基于前20年所取得的成就,未来贵司又将如何引领设计领域在深圳实现新的发展?

冯越强

AUBE欧博设计作为一个中外结合的设计机构,同时从事不同地域和类型的设计实践,始终强调对设计理念的坚持,相信建筑和城市设计是对社会与个人具有巨大影响力的行业。从业者需要具有强烈的社会职责意识,始终关注社会,适应社会技术条件的更新,在兼顾和继承城市历史文脉的同时,坚持进步的观念,充分认知人的行为与社会需求的变化。


深圳的建筑设计行业开始走向世界前沿之列,但仍存在一定的局限性,这是源于对建筑设计实用观念的根深蒂固和对本土设计师的信任不足。事实上,深圳的建筑行业与设计师通过30余年的发展,已积累了非常多经验,只要给予更宽容的条件与待遇,在设计中适当打破实用观点,深圳将会诞生更多引领世界的设计师,也会出现更多享誉世界的建筑精品。深圳是一个独特且能量十足的城市,充满了朝气和希望。希望在未来通过建筑行业,乃至全社会人的共同努力,深圳能成为一个富有诗意的城市。

本文图片除特别标注外,均由AUBE欧博设计提供。


杂志编辑 / 徐抒文,罗靖琳,周淑倩

新媒体编辑 / 阿凡

视觉 / Sai


© 建筑实践    

欢迎联系转发,禁止在未授权时以《建筑实践》编辑版本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