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如何走进勒• 柯布西耶的世界

来源:周末画报     时间:2015-07-08    作者:     点击率:

ee32.jpg

撰文 冰雁 图片 © FLC/ADAGP,2015 责任编辑 Natural 美编 丿儿


    勒·柯布西耶,是一个标识。有关他的中译本著作,能有效翻阅的达30余本。只闻其名的,知道他是一名建筑大师。做建筑的人,对他的作品如数家珍。喜欢他的人,热衷在网上讨论他的各种八卦。绘画、建筑、家具、挂毯、雕塑、论著、城市规划……柯布西耶像一个布道者,几乎包揽了在这个领域涵盖的一切任务及使命。他激进、霸道、坚强、敏感又极其脆弱的矛盾性格,是经历世界一战、二战这样特殊年代馈赠给他的珍物。要走进这样一位巨人的世界,迷雾重重。 

    “勒·柯布西耶——巨人的建筑”作为承载着200多件“真迹”的个展,首次来到中国。2015年,是这位大师逝世的第50个年头。策展人白宇西称这是一次“巨人的回家之路”。


柯布西耶在中国的客厅

    华·美术馆有三层,布展逻辑遵循柯布西耶设计的萨伏伊别墅(The Villa Savoye)和拉图雷特修道院(Convent of La Tourette)的建筑理念,贯穿整个空间。一个是纯粹主义时期的代表作,一个是成熟时期的宗教建筑,两幢建筑均是底层架空结构,转嫁于展厅。一层是流通的公共氛围,滚动播放柯布西耶的语录以及历届普利策建筑奖得主的作品回顾;二层以时间为线索,由柯布西耶基金会搭建,展出柯布一生重要的作品200多件,包括草图、模型、绘画、诗作、书籍、《新精神》杂志、家具、挂毯以及雕塑,统一集中在此。从内在模式上看,展厅高度压缩了巨人的一生。如果说,三四十岁是柯布西耶追求“新精神”的纯粹主义时期,四五十岁则是他的爆发时代,五六十岁是收获期,巅峰期则在60岁之后:朗香教堂、拉图雷特修道院、马赛公寓、《直角之诗》,新精神正式跨入“心”的精神。

    第三层是观影空间,模拟柯布西耶式的屋顶花园,在这个不甚开阔却不失闲适的观展环境中,有关柯布西耶的记录影像及生活图像,反映出光辉形象之下的平凡一面。熟读建筑史的观众,应该会在这里找到许多不为人知的八卦细节。    柯布夫妇俩晚年一直生活在法国马丁岬的海边小屋。柯布西耶死后就和他一生中唯一一位妻子一起安葬在马丁岬的公墓里,背靠大海。在美术馆的三楼,策展人白宇西将柯布西耶夫妇的墓地一比一还原于展厅,上面开了一道小口,做成信箱,供观众投递缅怀一代宗师的情书。

    勒·柯布西耶,生于1887年10月6日,家中排行老二。故乡在瑞士法语区拉绍德封,父亲从事祖传的手表设计业,母亲是一名钢琴家。柯布西耶身高1米75,30岁时,左眼近乎失明。50岁坐船,被螺旋桨击中,险些丧命。1965年8月27日,77岁身患心脏疾病的柯布西耶在马丁岬游泳时去世。老人用一种执拗、壮烈的方式自绝。一切皆还于大海。


展览本身并不重要

    说这话的人是白宇西,主办方欧博设计的设计董事,一个好玩的采访对象。他牙口不好,但口齿伶俐思维清晰。用他的话解释,每天要喝10杯浓茶、10杯清咖、再抽上许多烟的人就会这样。他喜欢用一种布道的方式回答问题。有时很抽象,虚无缥缈,让你觉得这人就是个骗子。有时很接地气。在解释何为“模度”(Modulor,柯布西耶发明的一种从人体尺寸和数学中产生的度量工具)以及马赛公寓的结构与社会功能时,又像一支炮竹,“噼里啪啦”在你面前炸开所有的细节。

    白宇西的布道也融于导览。“勒·柯布西耶——巨人的建筑”,是让你学习巨人是如何建筑自己的一生,而不仅仅是建筑的作品,这点比展览本身重要得多得多。看展要会看题、破题、解题,找到问题核心。这是决定性的时刻。在面对众多“普利策建筑奖”获得者的语录或是拜访、学习柯布西耶的文字时,他强调:要学会重读事物,重读经典。要温故而知新。

    白宇西不喜欢拍照,微信朋友圈里一片空白。他对于众人一踏进展厅就拿起手机、相机一顿猛扫的盛况表示担心:“少拍照,拍照本身不会让你明白任何事情。我看建筑从不拍照。你们一定要改掉这个坏习惯。要学会感受、学会体验。”而面对展厅中的许多建筑模型,白宇西建议有兴趣的观众可以拿出纸笔在现场临摹,然后对照《勒·柯布西耶全集》中的图片,找出一些不同。“为什么柯布西耶能成为伟人,而我们不能,是有原因的。柯布在任何时候都有写生、记录事物的习惯。学会做笔记很重要。要学会比较身边的事物并能找出问题。”

    位于法国东部索恩地区的高地圣母朗香教堂,是白宇西的最爱。他在二楼展厅面对朗香教堂的木结构模型时就表白:柯布60岁之后的作品远胜当年。“朗香”秒杀“萨伏伊”!

    今年4月,白宇西与一拨建筑师造访了柯布西耶的几座著名建筑,其中就包括朗香教堂。他形容朗香是特别母性的建筑,特别有一种回归母胎的感觉。“柯布一生都很爱他的母亲,但他的母亲却不是特别爱他。我觉得朗香最大的特点,是水,而并不是像建筑史上说的,是光。朗香最大的圣场,是水,是黑暗。特别像母亲的子宫,盛开在腹中。朗香特别厉害的地方是,人到了里面,就特别的老实。我们几十个人一起进去,谁都不说话,全都不由自主地抬头,找细节,然后情不自禁地摸那个墙面。整面墙都是大的喷浆颗粒,像一个老女人的皮肤,有些坑洞比我的指甲还大。很安静。柯布当时说过一句话:在教堂里的感觉,就像是寂静本身在盛开。”

    母胎、蓝色、大海、受洗、希腊、归途,还有来自柯布西耶家族里的钟表制造、清洁教派,这些关键词是联结柯布西耶一生的命门。要寻找、了解、渗透柯布西耶其人及其作品,关键词就是钥匙。柯布西耶的一生辉煌、庞杂。纯粹主义、新精神、心精神、模度、红蓝尺、《直角之诗》… …建筑一座巨人的场域,是倾其所有尽其一生。要悉数解读,对有些人来说也是一辈子的课题。而一个展览的意义,也早已不在展览本身。

 

在展厅中解读柯布西耶的色谱丨白宇西 X “勒·柯布西耶——巨人的建筑”中方策展人

    首先,柯布西耶是位画家,三四十岁时已经是一名纯粹主义的旗手。纯粹主义有一个章节是他自己写的宣言,即对色彩的认识。简要来说,他的颜色体系分为3个类别或是3个家族。第一类家族:赭石、暗红、褐色、深蓝、黑白。柯布自己称为建设性颜色、体积的颜色。在绘画大师中,达·芬奇、米开朗琪罗都是用这一系列的高手。第二类:朱红、柠檬黄、浅黄、很鲜亮的蓝色和鲜亮的绿色,被柯布称为躁动的颜色,前后左右跳动不居骚动不安,他的原词是骚动,是一种活跃、不安的要素。第三类是非建设性色彩,比如色变颜料,暗灰色系,就是色相比较弱,明度比较低。最鲜艳的红、最鲜艳的绿、最鲜艳的蓝,统统都归到这里面去,作为起承转合的过渡性的色彩。所以看他的颜色,首先要有一种家族感、等级感。刚刚说的第一家族等级最高,向下次之。他后来将这些发展成一个系列叫做“色彩的琴键”,色彩就是情感,他是这样来认知的,所以你要对色彩很敏感,要仔细看一下不同的展墙。当然柯布西耶本人设计的色谱比这边要复杂得多也丰富得多,这里还涉及法方布展人的选择以及他对情感的认知,这里没有对或错,身在展厅,一定要学会感受和体验。



分享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