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他开启了一个时代 又终结了一个时代丨访“勒·柯布西耶——巨人的建筑展览”策展人白宇西

来源:深圳特区报     时间:2015-06-11    作者:成 野     点击率:

    作为中法文化之春的重要一环,由AUBE设计主办的 “勒·柯布西耶——巨人的建筑展览”本月14日起在深圳华·美术馆展出。

    如果说,所有的回顾展都是仓促重温本就仓促的一生,那么于柯布西耶的回顾展,也大可以是这样按照时序构建出来的安静通道——出生于钢琴教师、钟表雕刻师家庭的少年;游历欧洲,振聋发聩地宣告“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的青年;不断蜕变、妥协与抗争,从未放弃理想主义却又近乎圆滑的中年,壮心不已的暮年。观众会见到或许熟悉的东西,朗香教堂、柯布西耶扶手椅、还有黑色圆框眼镜,也会背下一长串不太熟悉的名词,功能主义、纯粹主义、神秘主义,装点日后酒桌上的胡吹海侃。

但是这次“勒·柯布西耶——巨人的建筑展览”的策展人、AUBE设计董事白宇西,却不想这样讲故事。正如他在邀请函中写下的那样,“柯布走了,我活着”。如果“巨人”只不过是橱窗里的客体,观者只能面对着突兀的事件和时间点拉扯出一条苍白的虚线。其中空缺的,应该是动机与情感吧。白宇西在专访中谈及,“这次布展与空间呈现无关,只是对华美术馆空间模式的柯布式解读。”他选择了柯布西耶的两件作品——萨伏伊别墅和拉图雷特修道院,作为解读的两种方式。主体空间解读以萨伏伊别墅为原型。


萨伏伊别墅建构了这个时代的里程碑

    位于巴黎近郊的萨伏伊别墅,是现代主义建筑的经典作品之一。由勒·柯布西耶于1928年设计,1930年建成。华·美术馆与萨伏伊别墅同为三层。这次展览中,第一层模拟萨伏伊别墅的底层架空,作为公共空间,设置工作坊予公众参与,“当然,还有柯布觉得最重要的学生,展览将对学生免费开放。”第二层,以历时性呈现柯布的一生及作品;第三层,将以纯影像模拟同为柯布西耶“五项原则”的“屋顶花园”。

    而在一、二层联动的中庭,以拉图雷特修道院为原本作为讲堂,十场演讲将在这里举行,试图再次呈现柯布西耶在设计拉图雷特修道院前,神父向他提出的“在寂静中容纳100颗心和100个身体”的理想。

    白宇西介绍,“获邀的论坛嘉宾只有四分之一是建筑师,其他的获邀者有音乐家、诗人、画家,他们将用不同的理解来解读柯布”。“希望借此来收纳不同的感受”。

    “和柯布相比,现在的建筑设计师大多吝啬于情感,而只是追逐狭隘的美学意义”,“而艺术是不能用美或者不美来表达的,或者说,艺术压根与美无关”。

    萨伏伊别墅是否美?或许这根本不是重点。柯布西耶把建筑五原则跟 Dom-Ino 系统跟建筑新精神完全整合在一起,最后在 1929 年做了萨伏伊别墅。他一手构建原则, 一手创作作品。虽然很多旁观者认为这作品难看,但它的美丑完全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建构了这个时代的里程碑,建筑装上了现代主义的车轮,朝前运转,而柯布西耶就是这个驱车人。

    “您如何看待新建筑五点?”笔者问,但凡采访,总得追问一下意义。白宇西说:“现在的问题是能否有人可以再次提出‘新’建筑五点。”柯布作为一个站在历史与现代门槛上的人,从建筑学的角度说,他甚至定义了这扇门。他引用了亚历山大佐尼斯的话,“柯布西耶是一个原型创造者。”或许也有人会称他为设定游戏规则的人。“我认为,柯布西耶的意义大于他作品本身的意义。”


全方位无微不至地设计一种现代生活

    从早年的白色系列的别墅建筑、马塞公寓到朗香教堂,从巴黎改建规划到加尔新城,从《走向新建筑》到《模度》,他不断变化的建筑与城市思想始终将他追随者远远地抛在身后,柯布西耶开启了一个时代,又终结了一个时代,太多人用善变来形容柯布西耶,试图阐明从“现代主义”到“反现代主义”,这种转折似乎是天才的、偶然的、突发的。

    而当笔者以“风格的善变”来形容柯布西耶时,白宇西笑道,“谈论柯布,得避开‘风格’一词,风格把他说小了”。“如果把善变,理解成是他的善在变化形式,那么没错,艺术是善。”他继而解释道:“《光辉城市》,作为柯布的生活理想,全方位无微不至地设计一种现代生活,塑造人的光辉,这是我理解的他能够如此变幻的原因,也是他能成为巨人的原因。”

    后人为了表达和理解的简略,把柯布西耶给符号化了,笔者该问的,或许不是柯布西耶的主义、意义,而是柯布西耶的善意。以萨伏伊别墅为理想的起点,又选择拉图雷特修道院为灵魂的归处。内核均是他对建筑师身份的定义:“对人的认识和理解,创造性的想象,美,自由的选择”。所以,展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更希望达到一种情感的重现。白宇西用“善”字概括,这个“善”其实是很复杂的。

    建筑师不同于诗人与作家,勒·柯布西耶一生中不断对权势人物作出的承诺、自我推荐。也曾在书信中写道“我的虚荣,我的野心,我的骄傲,驱使我垂涎庞大的工程。这个职业,正如您所说,近乎专制;它必拣选独裁者做它的大祭司!”又时常警醒,“足够聪明而无视这虚无的愚蠢的荣誉”。他给家人的信中时常夸大自己的成就,也曾像所有不合时宜的天才和那些自诩为天才的人一样,发出这样的喟叹——“在这个时代,一切都陷入混乱。平庸得到嘉奖。”人们曾以为他孤高、傲慢的外表下是不可一世的内心,可是信中的一次次喟叹却暴露出,在盛名之下,他只是怀着艺术家之心富于责任感的卑微建筑师。他想做设计成痴,据说甚至求助于星相。

    “而当你站在拉图雷特修道院中间,那些粗糙的墙面,没有过多的装饰,简单但是那么动人。”在白宇西眼里,那种动人的情感,并非宗教感,而是信仰感。柯布西耶曾说,“我们不再是艺术家,而是深入这个时代的观察者。虽然我们过去的时代也是高贵、美好而富有价值的,但是我们应该一如既往地做到更好,那也是我的信仰。”



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1887年10月6日-1965年8月27日)

    他是20世纪最重要的建筑师之一,是现代建筑运动的激进分子和主将,被称为“现代建筑的旗手”。他和瓦尔特·格罗皮乌斯、路德维格·密斯·凡·德·罗以及弗兰克·洛依德·赖特并称为四大现代建筑大师。

    勒·柯布西耶是一名想象力丰富的建筑师,他对理想城市的诠释、对自然环境的领悟以及对传统的强烈信仰和崇敬都相当别具一格。作为一名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建筑师和城市规划师,他是善于应用大众风格的稀有人才——他能将时尚的滚动元素与粗略、精致等因子进行完美的结合。

    勒·柯布西耶提出了他的五个建筑学新观点,其思想于1926年公布于众。这些观点包括:底层架空柱、屋顶花园、自由平面、自由立面以及横向长窗。人们将这个建筑时代比作为机器时代,勒·柯布西耶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具影响力的建筑师,同时,也是一位著名的社会改良主义者。在考察整个城市中的伟大建筑、宽敞的空间、树木和雕像等方面时,他都充满了激情。

    他丰富多变的作品和充满激情的建筑哲学深刻地影响了20世纪的城市面貌和当代人的生活方式,他不断变化的建筑与城市思想始终将他的追随者远远地抛在身后。柯布西耶是现代建筑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峰,一个取之不尽的建筑思想的源泉。


进行完美的结合

    勒·柯布西耶提出了他的五个建筑学新观点,其思想于1926年公布于众。这些观点包括:底层架空柱、屋顶花园、自由平面、自由立面以及横向长窗。人们将这个建筑时代比作为机器时代,勒·柯布西耶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具影响力的建筑师,同时,也是一位著名的社会改良主义者。在考察整个城市中的伟大建筑、宽敞的空间、树木和雕像等方面时,他都充满了激情。

    他丰富多变的作品和充满激情的建筑哲学深刻地影响了20世纪的城市面貌和当代人的生活方式,他不断变化的建筑与城市思想始终将他的追随者远远地抛在身后。柯布西耶是现代建筑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峰,一个取之不尽的建筑思想的源泉。



分享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