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欧博新闻

采访:续读米歇尔的“移动之城”

来源:观筑     时间:2015-03-13    作者:中外建王沛     点击率:

822.jpg


中国的可发展潜力大


观筑:2000年至今,深圳的发展速度非常惊人。请问您对在欧博的实践有什么体会呢?

老米:深圳是一座年轻的城市。12年前这里也比较喜欢外籍设计师,是觉得我们的思想理念比较新,可以把人文、生态等因素注入当中。但随着发展,现在很多中国的设计师,都有了国外较先进的理念。


观筑:什么原因造成这种变化呢?

老米:现在的年轻建筑师视野开阔了。他们去国外旅游参观,实践一些国外项目,向国外的建筑师学习,这些有助于开阔他们的视野。另外,国外设计师也想来中国,因为它极具潜力,这边也有很多有意思的项目。因此,中西方交流也越来越频繁。而且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大家也可以在网上、电视上看到世界各地的建筑案例。


观筑:就是说国外的建筑师也想来中国发展吗?为什么呢?

老米:中国的城市发展,尤其是城市更新方面的需求量很大。但是像法国这些欧洲国家现在只剩下1%的发展潜力了。


观筑:那对于中国的城市开发,您有什么看法呢?

老米:现在做得比较多的是城市更新,但是这些项目比较特殊,它不是说在空地建一座城市。现在城市更新会遇到更多问题,譬如拆掉原来的房子,还是会遇到蛮多风险和问题。现在几乎所有的开发用地都被控制了,如果重新改造的话,我觉得深圳没有土地可以拿去再开发了,也不能把深圳变得更好。


观筑:那现在的城市更新更多趋向于哪种方式呢?

老米:现在大多是在控制城市的平面面积,往高处增加密度。我刚到中国的时候,业主要求我们容积率是2或3。现在要求越来越高了,甚至是达到10的容积率。 


观筑:所以说,现在城市发展的趋势就是控制城市的平面面积,往高处的增加密度?

老米:实际上现在的城市发展趋势,是在建造城市高密度的同时,打造一个绿色的生态城市。旧时很多大城市在人口达到100万时,人们都只思考城市的更新和建造,没有考虑到城市绿化和可持续发展。就像20世纪的巴黎,人们想把它建造成一个世界时尚之都,但当时谁都没考虑到绿化。其实绿化和可持续发展对城市发展来说非常重要。


观筑:那要如何去实现城市绿化呢?

老米:城市绿化是要适应城市本身,不可能把所有东西都堆砌上去。


观筑:那深圳有做得比较好的例子吗?

老米:深圳的话,华侨城跟蛇口还是很不错的。


 

“一个城市是不完美的,而且城市发展是不固定的、是移动的,它是一个移动的系统。移动是永无止境的,所以还有很多可以去发掘。尤其是建筑高度是没有限度的,城市都是在往纵向发展。”——米歇尔贝利斯

 


观筑:那您是怎么看待高层建筑的呢?

老米:从现状来看,建筑的高度来代表一种权威,越高就越接近天空。就中国的传统说法,这是天人合一。其实法国的教堂也是往高处发展的。在旧时代,人们想要建高层并非为了实现住宅功能,而是象征着权威。但是随着人口密度的发展,现在高层建筑越来越适用于人类生活。


观筑:建造高层建筑是否也带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老米:高层建筑造就了技术的创新发展。例如电梯技术,人们不但发明了垂直电梯,后来还考虑到横向电梯的发展。另外高层建筑还给人类带了更开阔的思想。现在人与人之间比较冷漠,交流也越来越少,所以建筑设计师还要考虑交流空间和呼吸空间等。高层建筑还可以是一种能够感受天空和外面世界的建筑形态。


观筑:有具体的例子吗?

老米:新加坡是一个非常舒服的城市。它不仅是高层建筑发展,还结合了高层与公园等公共空间,还与古老建筑相融合,和谐发展。像这样的城市,小尺度和大尺度相结合,公共空间相结合,既代表了过去,也展现了未来。


观筑:新加坡给人的感觉确实非常舒服。深圳刚开始的发展也是朝着这个方向,但是现在越来越远了。对此您怎么看呢?

老米:每个城市必须要结合自身的元素,包括历史,就是每个城市必须展示它自身的个性。新加坡的历史比较悠久,过去的东西比较多。深圳和新加坡的个性是完全不同的,历史不同,起点也不同。

 


 

移动城市的概念,除了从水平向,还有一个纵向的变化。再有就是,移动的城市也是与时间相关的,随着时间的变化,人对城市的印象是有改善的。——米歇尔

 


观筑:听说您一开始也是觉得巴黎德方斯新区不怎么漂亮,但是现在觉得越来越好了。那在中国也有这样的例子吗?

老米:浦东吧…… 2000年在做浦东大规划时,那边就是一块什么都没有的大空地,当时觉得浦西更有意思。但现在来看,浦东还是能够达到期待值。其实人们追求的就是人与建筑的和谐。刚开始建造城市的时候,人民对他们的城市并不是很满意,但是现在觉得还是挺漂亮的。这就是移动城市的概念了。(笑)

(以上内容为行走建筑“移动之城”的详细解读)

 

米歇尔的中国之感


观筑:您在中国工作十几年了,对于中国的市场环境或者是工作方式,您觉得跟欧洲有什么不一样的呢?

老米:我觉得中国的工作方式非常有效率,就是效率优先的感觉。相比之下,欧洲偏向于享受,也就是节奏慢一些。


观筑:除了工作方式还有别的区别吗?

老米:中国政府对于建筑的权力比欧洲的更大。在法国,土地更多是人民自有,而中国却是国家持有土地。中国现在的土地政策是政府出售土地,但法国恰好相反,政府要开发土地,还必须从人民手中购买。

 

市场引导城市发展?这是最大的错误!


观筑:那么现在市场需求不断上涨,除了政府,您认为还需要考虑哪些呢

老米:中国建筑师最大的遗憾就是和开发商的关系,这点也是劣势。对于中国开发商来说当然是赚越多钱越好,所以他们希望能少投资、大回报,最好还能避免风险。为了减少风险他就要做市场调查,因此他也会更倾向市场。但事实上城市的发展和演变并不是根据市场来发展演变的。


观筑:所以说开发商总是觉得是市场引导城市发展?

老米:对,但事实并非如此。开发商总觉得是市场引导城市发展,他只考虑自身的利益,这是最大的错误。社会需求日新月异,不能被市场取代,毕竟市场是对过去的研究、是一种经验。但是一个好的开发商,他的成功并不在于市场,而是来自一个好的想法。

 


最好的项目经常是在脑子里


观筑:这十几年来您所做的作品中,对哪些印象比较深刻?或者说是做了很大努力,回报也是让人欣慰的?

老米:太多了,需要好好想想……就说前几天中标的一个珠海高尔夫度假旅游区,容积率特别低。它是个高低层的建筑综合体,建筑跟自然相融合,让人感觉特别舒服。


观筑:如果就高层建筑而言呢?

老米:高层的话,就是贵阳国际会议展览中心删除201大厦。其实我觉得做得最好的项目常在脑子里。(笑)比如说之前参加竞赛的一个高层综合体,投入了很多的精力和激情,但很可惜没有中标。


观筑:就是说一个理想的主意?

老米:最有意思的可能就是脑子里即将要做的那个新的想法。


观筑:那跟年轻的建筑师一起工作,你有什么感受呢?

老米:我很喜欢和年轻建筑师一起工作,这让我感觉更有活力。建筑工作必须是团队的协作,必须要有不同特征和能力的设计师在一起,团队的协作方式才会更全面,才能够融合各种不同的思想。不仅是建筑,现在的科学研究也是需要团队协作才能完成。欧博成立之初也只有十几个人。但每个人都有他的个性,组成的团体才更有力度。

 

“我在建筑行业已经长达45年了,每天都在不停的学习。每天最开心幸福的是可以学到新的东西,如果不再学习的话,我觉得就可以不搞建筑了。”——米歇尔

 


不停学习新的东西


观筑:您对中国的年轻建筑师有什么建议?

老米:如果对建筑非常有热情,想去发现和学习新的东西,那么在建筑团队工作中,你可以学习别人的优点,弥补自身的不足。而且时代在变化,你今天学到的东西可能以后就不需要再学了。因此你要不断地学习,还要与时俱进。




分享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