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中国两类清真寺建筑对比浅析

来源:建筑技艺     时间:2013-02-20    作者:樊璐     点击率:

七世纪中叶,伊斯兰教兴起于阿拉伯半岛,并于唐永徽二年(651年)传入中国,至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据史料记载,伊斯兰教东传有两条路线,一条是经海上“香料之路”来到中国东南沿海地区;另一条是通过横贯东西的陆上“丝绸之路”传入中国西北地区,并随着沿线区域的发展,在西安、北京、济宁等北方城市迅速传播。经过与中国本土文化的结合渗透,最初传入的伊斯兰教逐渐形成了有着民族和地域特征的中国伊斯兰文化。 


1、我国清真寺的建筑风格  

作为中国伊斯兰文化的一种载体,伊斯兰教寺院自明朝中叶起普遍被称为“清真寺”,体现了真主清静无染、独一永恒的内涵。清真寺是伊斯兰文化形成和延续的重要宗教活动场所, 与每一位穆斯林的生活密切相关,穆斯林在此做礼拜、举办经堂教育以及履行宗教功课。(图2)作为伊斯兰文化独特的建筑表现形式,清真寺也因传播途径的不同和我国南北地域文化的影响而演变出两种不同风格:一类是中国传统风格清真寺,传承了中国古建筑群四合院布局形式、木结构建筑构造和古典园林布局特征,主要分布于中国大部分穆斯林聚居区;另一类阿拉伯风格清真寺,在平面布置、外观造型和细部处理上更多的保留了阿拉伯建筑的形式和风格,主要分布在新疆、宁夏等西北少数民族聚居区。  


2、我国清真寺建筑的共同点  

以传播教义和进行宗教活动为存在意义的清真寺,其最基本的建筑功能要素在伊斯兰教早期的麦地那先知寺就基本形成。依据伊斯兰教先知穆罕穆德领会的宗教精神,伊斯兰教没有繁缛的宗教仪式,因此宗教场所形制简单。早期的先知寺造型简洁朴素,建筑面向麦加,内有讲经台、柱廊,屋顶用来呼唤礼拜。在先知寺的东南角还布置有先知穆罕穆德的卧室,体现了清真寺与日常生活紧密相连,也通过这种形式教导穆斯林一种信仰和修行存在于生活中的宗教态度。伊斯兰教传入中国后,清真寺建筑形制虽然受到中国传统文化和地域文化的影响,但万变不离其宗,中国各地的清真寺仍旧共同遵循着伊斯兰教建筑的基本原则。 

2.1 清真寺选址  

伊斯兰教主张积极入世的精神,因此教导穆斯林们不要逃避、弃绝现实生活而出家修行。正如穆罕穆德在先知寺中修行布道兼备生活起居,清真寺多建在信徒聚集区的交通便利地带。穆斯林“围寺而居”,他们的日常生活如礼拜、聚会、集市、婚丧嫁娶等都以清真寺为中心展开。作为“现实中的圣地”,清真寺选址充分反映了伊斯兰教积极参与社会生活的入世态度。 

2.2 清真寺建筑朝向   

由于麦加的克尔白(天房)是伊斯兰教地理和精神的双重中心,穆斯林礼拜时都必须面向这个宗教圣地,体现出“真主独一”、“信徒顺从”的宗教思想。由此,世界所有清真寺也都无一例外的遵循这一伊斯兰教观念而形成的共同建筑朝向原则。中国位于亚洲东部,因此清真寺礼拜大殿多坐西朝东,而圣龛均背向西面,指引信徒们朝向西方礼拜。如南京净觉寺,虽然入口门楼坐北朝南,但主体建筑仍坐西朝东。又如湖北武昌起义街清真寺殿门面向东北,为了遵循向西方朝拜的教规,礼拜大殿采用六角形六方重檐的围廊式建筑风格,使得室内圣龛恰好安置在正西方位,既符合伊斯兰教朝拜方向的要求,又因地制宜的赋予了中国地域特色。 

2.3 清真寺建筑群组成  

麦地那的先知寺是清真寺建筑的雏形,随着伊斯兰教的传播发展,清真寺的建筑形制也逐渐成熟。从清真寺建筑群的组织来看,其主体建筑包括寺门、礼拜大殿和邦克楼。礼拜大殿由于其重要的宗教功用而发展成清真寺的核心,在整个建筑群中体积最大。由于伊斯兰教相信真主安拉是宇宙唯一的神,真主无始无终,无位无所,因此穆斯林只需要按照礼拜大殿的圣龛指示的方向进行礼拜。因此不同于其他宗教建筑在大殿中供奉多座神位、信徒需在神像前膜拜的教义,而在无形中限制了空间布局;清真寺大殿的平面可根据建造环境灵活布局,建筑规模也可以随需要而扩建或改建。 

大殿内部设置有圣龛及宣教台。伊斯兰教奉行“真主独一”的信仰,因此在建筑中不供奉任何神像,仅通过圣龛指示朝拜的方向。圣龛 (阿拉伯语称之为Mihrab,米哈拉布),通常设在大殿正向墙面尖券形凹壁空间里,是阿訇、伊玛目领拜时的驻足之处,也是整个礼拜大殿的视觉中心。装饰精致讲究,周边镌刻着用阿拉伯文书写的古兰经文并绘制及精美的花卉几何图案。宣教台(阿拉伯语称之为Minbar, 敏拜尔),供伊玛目在聚礼日(又称主麻日,在公历星期五)和会礼(即伊斯兰教两大节日“开斋节”和“古尔邦节”)登高宣读教义之用。宣教台一般为木质楼梯状的平台,上面设置座椅,装饰考究。邦克楼是用于召唤穆斯林前来礼拜的高塔,通常是清真寺内最高、形式独特的标志性建筑,控制着清真寺的空间制高点。塔的位置和数量没有明确规定,塔身通过向上的升腾力量,暗示着天堂和人世的两界相接,塔内柔和的光线营造出一种神秘又亲切的宗教气氛。穆斯林一天要做五次礼拜,每到礼拜时刻,宣礼者就拾级登塔,面朝西方,高诵宣礼词。远近的穆斯林听到召唤后就会放下手中的事情,赴清真寺或在家礼拜。 

除此之外,清真寺还有讲经堂、阿訇住宅和沐浴室等服务性建筑。讲经堂是阿訇们研习、传诵经文的场所。建筑风格通常配合礼拜大殿设计。沐浴室是穆斯林礼拜前净身的地方。伊斯兰教圣典《古兰经》强调信徒要保持纯洁纯净。因此,沐浴净身是穆斯林做礼拜前必须要做的事情。沐浴分为大净和小净,大净是清洗全身,小净是洗浴身体局部。对穆斯林来说,在清真寺的沐浴远比在其他地方净身更神圣,更能涤荡内心罪过和自我反省。 

2.4 清真寺建筑装饰内容  

装饰艺术往往能最纯粹的表达出一种文化的艺术内涵。伊斯兰装饰艺术久负盛名,在建筑、服饰、绘画等方面广泛影响到世界很多国家和民族的装饰风格。伊斯兰教坚决反对偶像崇拜,禁用人物动物作为装饰内容,这则严格的信条引导伊斯兰艺术形成了具有象征意义的装饰化风格。真主的“无相”留给人们无限的想象空间,因此穆斯林们从变幻莫测的几何纹样中抽象出世界的循环往复,回环更迭;通过植物枝蔓的变体图案表达对生命的赞美;运用书法艺术尤其是粗犷有力、棱角分明的库法体,将古兰经文的精言诫语饰于建筑内外,最终形成了伊斯兰教别具一格的装饰手法。  


3、我国两类清真寺建筑的差异性  
由于伊斯兰文化在中国的传播存在地域和时间差异,因此中国的清真寺又发展出各自不同的特征,依据著名伊斯兰学者冯今源先生的观点,大体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中国传统风格清真寺和阿拉伯风格清真寺。它们在寺院布局,建筑造型及室内装饰等方面有许多不同之处。  

3.1 中国传统风格清真寺建筑特征  

3.1.1 四合院式院落布局   

中国传统风格的清真寺充分融合中国古典院落布局形制,总体布局形成了轴线纵深串连多重四合院的形式。由于穆斯林朝拜的方位要求,礼拜大殿需坐西朝东,从而使整个清真寺建筑群的主轴线多为东西走向。中心建筑被布置在院落的几何中心,强调中轴对称。其他院落设置门楼、厅、牌坊等,空间通透。整体表现出来的是一组完整的空间序列和层层深入的宗教氛围。  

以我国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中国传统清真寺建筑群——西安化觉巷清真寺为例。全寺布局呈东西向长方形,分五进院落,每进庭院均为四合院模式,由楼、台、亭、殿前后贯通。第一进院落正中的砖砌大照壁是全寺中轴线的起点。经过第二进院落的敕修殿,就可以看见位于第三进院中央的一座八角琉璃攒尖顶的邦克楼——省心楼。再穿过第四进院落的凤凰亭,第五进院落的礼拜大殿便映入眼帘。它位于全寺中轴线的顶端,体量巨大,可容纳千余穆斯林做礼拜。纵观整座清真寺,中轴线的两侧依次排列着各式碑楼、石坊、门楼、南北对厅和厢房等附属建筑,秩序井然,气势连贯。庭院与建筑比例恰当,色调和谐统一,空间开敞通透, 有力的烘托了这座别具中国古典韵味的清真寺建筑群落的宗教氛围。 
这种四合院式布局的特点是院落循序渐进,空间深邃雄伟;建筑布局规整,气氛严肃且富于序列感;再搭配殿内华丽精致的阿拉伯文雕刻藻饰,使中国传统建筑和伊斯兰建筑艺术风格巧夺天工的相结合。 

3.1.2 传统形制的建构风格  

除了整体布局,中国传统木构建筑结构体系和屋顶形式在清真寺寺门、邦克楼和大殿建筑中均有反映。明代以后,阿拉伯式的拱券大门就逐渐被中国式的寺庙大门所取代。这类大门多为三层木塔式建筑,部分地区在寺门之上起楼兼做邦克楼,如宁夏同心清真寺和上海松江清真寺的寺门。除了寺院大门,阿拉伯尖塔式邦克楼也多为中国传统砖木结构的阁楼式建筑所代替,如北京牛街清真寺、山东济宁东大寺、四川成都鼓楼街清真寺中的邦克楼。  

清真寺主体建筑结构复式化,由前卷棚、中大殿、后窑殿三部分组成,以砖木混合结构为主。殿顶富于变化,悬山式和硬山式多为乡间小寺采用,建筑面积较大者多采用歇山式和庑殿顶,也有部分大寺殿顶结构更为复杂,集多种形制于一体。如山东济宁东大寺,由卷棚顶、庑殿顶和两个重檐歇山顶勾连搭接而成。卷棚居前,三面敞开,勾连搭于正殿前檐。正殿为单檐歇山式建筑,其后檐连接着三层后窰殿,殿正中设有圣龛,面积不大,但作为标示朝拜方向的圣龛,以六角攒尖式窑顶的重檐楼阁强调于大殿之上,形成自前而后逐渐升高态势。再如西安化觉巷清真寺大殿,屋顶也为“勾连搭”式,27.6米进深的前殿分为前后两跨,屋顶由前后两座歇山顶串连构成,再与后窰殿东西向的歇山顶相连,形成一组尺度适宜,形态丰富的大屋顶。殿的屋顶向上微翘飞檐,与宽厚的主体和阔大的月台形成稳重大气的大殿建筑构图。 

3.1.3 古典风格的庭院  

中国风格清真寺的内庭院也因极富中国田园情趣而独具一格。为体现不避世俗,注重现实的生活态度,穆斯林在寺院内遍植花草树木,设置香炉、鱼缸,立碑悬匾,堆石叠翠,掘地架桥,营造“小桥流水”的雅韵。不同于伊斯兰园林大多采用矩形、十字形等几何庭园,中国风格的园林在空间营造上突破园林实体的空间局限,运用延伸空间和虚复空间的手法把园内空间和自然景致扩展融合,并通过现对园林小品建筑动态活泼的形态塑造,展现出多点透视的丰富空间。例如西安化觉巷清真寺的凤凰亭,位于第四进庭院中央。承袭中国传统木牌楼手法,主亭平面呈六角形,飞檐攒尖顶,形若凤头。两座边亭平面呈三角形,三亭相连,左右翘翼,宛若凤凰展翅,风格轻巧,造型特异,极富庭园趣味,缓解了礼拜大殿严肃的宗教气氛。

3.1.4 室内彩绘艺术  

在室内装饰中,这类清真寺多以古兰经文、几何或植物图案作为装饰内容。然而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装饰纹样中也逐渐出现了龙、凤、鸟、蝶等中国汉文化中象征吉祥的符号。如临夏清真寺的龙凤照壁和兰州和平清真寺大殿内的彩蝶浮雕装饰。在表现手法上,中国风格清真寺将伊斯兰装饰风格与传统建筑装饰手法融会贯通,多以其精湛的彩绘艺术营造庄严华贵的伊斯兰宗教氛围。北京牛街清真寺大殿就是这类彩绘装饰艺术的杰作,殿内以朱红为主色,圣龛极为精致华丽,火焰拱券上雕刻的经文贴以金箔,纵横交错,全殿天花彩绘百余幅,绿底红边,沥粉贴金,充分表现了中国清真寺彩画装饰的独特手法。 

通过以上论述可以看出,中国传统风格的清真寺深受中国传统建筑文化影响,整体布局有定制而无定式,建筑群虽多有明确轴线,但并不强求轴线两侧的严格对称。建筑风格及室内装饰手法上,结合中国建筑文化和技术,创造出了独一无二的中国清真寺艺术。同时,由于中国文化强大的包容性,一种阿拉伯风格的清真寺建筑也在中国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和升华,这类清真寺多分布在新疆等西北少数民族地区。 


3.2 阿拉伯风格清真寺建筑特征  

由于新疆是“丝绸之路”的重要交通枢纽,文化形态受到中西亚伊斯兰文化的较大影响,并且自然环境和民族构成方面和中国其他地区有着明显的差别。因此,新疆的清真寺建筑无论是建筑布局、结构形制还是内部装饰都具有浓厚的维吾尔族文化传统和阿拉伯特色。  

3.2.1 简洁的院落布局  

新疆当地民居建筑布局自由,以庭院为中心,其他用房根据需要向外扩展,没有正屋侧厢之分,开间进深也没有规定模数。受到这一影响,这类清真寺平面布局不同于中国传统清真寺曲折深邃的重重院落,而显得简单明了,自由灵活,不刻意追求中轴线及对称模式的布局。经过门楼,迎面即是礼拜大殿;附属建筑很少,小寺只附有阿訇住所,大寺多附有宗教学校。同时由于受当地干燥炎热、风沙大的气候影响,清真寺院落常形成相对封闭的外轮廓,而内院则开敞通透,是人们交流活动的重要场所。许多本土植物如白杨、石榴、沙枣树等也遍植庭院,有的庭院还有池塘。远眺点缀在民居群中的清真寺,好像一个个镶嵌在戈壁沙漠中的小绿洲。如新疆最大的清真寺艾提尕尔清真寺,整体布局形态简洁清晰,自然流畅。其入口建有高大的穹窿顶拱门及邦克楼,内部由礼拜堂、讲经堂和其他附属建筑物组成。进入寺门穿过一个八角形门厅,内有一个大庭园,园内设有两个水池,四周白杨桑榆繁茂,环境格外清静幽雅。南北两侧各有一排讲经堂,礼拜大殿坐落在寺院西部的一个高台上,建筑古朴大气。 

3.2.2 阿拉伯风格建筑造型  

阿拉伯风格的清真寺在建筑造型上也与中国风格清真寺迥然不同。有的门楼体量高大,常砌成尖拱壁龛并装饰有复杂精致的几何图案。门楼两侧一般各有一座圆形尖塔状邦克楼,多为砖砌筒式结构,与大门相连,平面为圆形,塔身下部大,逐层缩小,端部以穹窿圆亭收尾,饰一弯新月。塔身整体造型平顺,而不同于中亚清真寺如扎耶德清真寺在邦克楼上端明显挑出环形廊道。(图16)门楼和邦克楼冲破蓝天白云,极富感召力和动感,塑造了城市优美而特别的天际轮廓,这一建筑语言也成为阿拉伯风格清真寺的永恒元素。有的和周围民居房屋并联在一起,一般有个简单的拱形门,两侧配有砖砌圆柱小塔楼,朴素自然,很民居化。 

与门楼相比,清真寺大殿造型就显得比较古朴典雅。由于新疆地区雨水少、风沙大,因此大殿多为平顶密柱小梁式结构,和中国传统脊式屋顶相比,不必受屋顶的束缚和制约,平面布置灵活随意。一般分内外两殿,木柱林立,用以支撑硕大的平顶。新疆艾提尕尔清真寺大殿,采用平顶敞廊,内外礼殿结合的形式。夏天在外殿做礼拜,冬天在内殿做礼拜。这种空间模式是新疆“阿以旺”民居布局的一种延伸应用。在“阿以旺”民居中,当地人常通过在居室外搭建棚架,并覆盖葡萄等藤类植物而营造一个室内外界限模糊的灰空间。在清真寺中,类似的过渡空间将封闭的内殿和开敞的庭院相连,加强了空间的完整性和层次感。雕花木柱支撑着顶棚,柱上凸刻有维吾尔族风格的花纹图案。内外殿的隔墙上砌筑有桶状券形窗洞,使室内外空间交融渗透,突出了清真寺建筑的丰富性,也融合了当地空间处理手法。大殿内部的圣龛空间,作为一种室内装饰手法也同时影响到了维吾尔族民居,人们在客厅的墙壁上布置多处壁龛作为工艺品展示和储藏等功用。 

在建筑立面构图上,这类清真寺也不刻意追求构图对称。如新疆吐魯番苏公塔(又称额敏塔),由一个古塔和清真寺两部分组成。古塔位于门楼一侧,灰砖结构,塔身呈圆柱形,自下而上,逐渐收缩。塔高44米,底部直径10米。周身装饰有十几种砖花拼成的植物及几何图案,美观大方,富有韵律感。旁边的清真寺寺门朝东,矩形内嵌套尖顶拱形。古塔和寺门之间仅有一段院墙相连,墙上无任何装饰。整个建筑群以辽阔的戈壁为背景,不对称的布局更加突出了苏公塔的庄严雄伟,与古朴的寺门构成动态平衡,伊斯兰风格浓郁。 

3.2.3 阿拉伯风格建筑装饰  

阿拉伯风格清真寺主要以伊斯兰传统图案为素材,但在表现手法上具有浓厚的民族特色。这类清真室外多用花式砌砖和琉璃拼贴,室内多用石膏浮雕、木雕以及彩绘等装饰手法。  

在新疆,当地的清水黄砖是砖砌拼花的主要材料。砖块被磨制成菱形、六角、八角形等,再拼砌组合成多组图案,装饰于尖塔、外墙面房檐等处。吐鲁番的苏公塔是运用花式砌砖装饰手法的经典。其塔身通体由型砖镶嵌,构成了十多种不同的砖花图案,有十字花纹、山纹、石榴纹、水波纹、菱形纹等。每组图案围绕塔身布置,宽窄不一,使得古朴的苏公塔看起来高俊雄伟,而成为清真寺建筑艺术精品。   

石膏浮雕虽然没有砖花坚固耐久,但形式多样,操作简单,一般做成石膏花带,透空雕花等。如喀什卡赞奇牙尔别希街清真寺壁龛及其四周,皆为洁白的石膏雕花,并在其中饰以蓝、红底色,在光影的映衬下,形成热烈、鲜明的氛围。木雕多用于院落门面、木制窗格及梁枋檐柱的装饰,多用阴线刻、浅浮雕、透雕和贴雕等手法。常与彩绘并用,显得细腻丰富,瑰丽多姿。  

和中国风格清真寺一样,阿拉伯风格清真寺建筑也广饰彩画。从门扉、前廊、藻井、梁枋到木柱,均用浓彩绘制出花卉、水果、花瓶、风景及几何图案。这些彩画以绿白蓝色为主,多采用对比鲜明的互补色彩绘成,表现出强烈的伊斯兰色彩文化。如库车清真寺大殿,木柱油饰为褐色、蓝色或绿色,而顶上梁枋却用白色,显得朴素淡雅。内殿藻井中绘有花卉、几卷草、藤蔓、几何、经文图案等,色彩瑰丽,匠心独具。  

除了常见宗教装饰纹样,日常生活中的事物也被借鉴和运用到清真寺装饰中。工匠们运用各种艳丽色彩,将本土植物如巴旦木、石榴及生活用品等,经过巧妙的艺术造型处理彩绘入画。所以新疆维吾尔地区清真寺的装饰艺术生活气息很浓,使人强烈地感受到维吾尔人民热爱生活、热爱自然的情 趣,也反映了他们不厌世避俗、注重现实的生活态度。  

由此可以看出,这类清真寺阿拉伯建筑特色明显并且多受当地民居建筑的影响。建筑布局简洁明快,立面构图灵活,空间自由,富于变化。普遍采用尖塔、拱形门窗等建筑语言以及装饰材质和纹样上,具有浓厚的新疆维吾尔族民族色彩。  


4、结论  

任何一种宗教文化的流传及发展都与承载其具体操作过程的场所密不可分。清真寺是穆斯林心中神圣的精神家园,也是凡俗化社会生活的重要场所。随着伊斯兰教的发展传播,清真寺建筑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地域,受到异域文化和其他民族建筑艺术的影响,兼容并蓄,勇于吸收多种文化,并在不断变化中因地制宜。最终形成了丰富多姿的,别具浓郁地域文化的清真寺文化。  

中国传统风格清真寺依据伊斯兰教建筑原则确立清真寺的基本功能和布局,多以礼拜大殿为中心,采取纵轴式四合院院落形制,同时结合古典建筑风格以木构架结构为主,用中国传统装饰手法表现伊斯兰风格装饰内容,最终形成了中国清真寺独有的艺术特色。阿拉伯风格清真寺多分布于新疆,较多的保留了中亚伊斯兰建筑的风格。清真寺布局灵活,不要求轴线对称,运用当地建筑材料和气候,塑造了尖塔拱门的典型清真寺符号。清真寺是伊斯兰建筑艺术的浓缩,折射出伊斯兰美学思想和固本顺从的宗教性格。中国文化博大厚重,外来文化只有在保持自身特性的同时与中国传统文化相融通,才能不被强大的本土文化彻底同化而消失。伊斯兰教正是具有这样变通又不失本真的文化特质,在建筑艺术上才能与当地文化氛围相协调,而实现异质文化的发展共生。  

历经千年,清真寺作为伊斯兰宗教文化和中国传统文化相互影响、相互渗透的建筑表现形式已成为一种独特的中国伊斯兰文化现象而流传至今。作为承载宗教物质与精神寄托的双重栖所,对清真寺建筑的研究,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原有经典,并创作出尊重宗教信仰,继承传统而又禀赋现代地域文化灵魂的新建筑。


分享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