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康彬:高密度住宅中户外公共空间的设计

来源:房地产门户搜房网     时间:2006-07-28    作者:     点击率:

[摘要]法国欧博城市规划与建筑设计有限公司设计部经理康彬2006年7月28日下午,在北京国际饭店举办了由中国房地产业协会城市开发委员会、中国适用型住宅研究中心,全国房地产设计联盟和搜房网联合发起的2006中国房地产户型创新国际论坛。

 

2006年7月28日下午,在北京国际饭店举办了由中国房地产业协会城市开发委员会、中国适用型住宅研究中心,全国房地产设计联盟和搜房网联合发起的2006中国房地产户型创新国际论坛。这是在地产新政国六条出台后,国内举办的第一次专项的户型创新的研讨会。旨在探寻中国房地产新的发展方向,为中小户型的开发提供新的样本。会上,法国欧博建筑与城市规划设计公司设计部经理康彬先生进行演讲。

 

【康彬】可能大家觉得比较奇怪,我这个公司是法国的,两个月前我还在美国,今天我也很高兴有这个机会,一方面是学习,因为国内现在住宅的进步是非常快的,变化也很大。另一方面,把我前几年的一些研究和设计跟大家做一些交流。

 

【康彬】今天我想谈的就是跟大会的主题有一点偏差,我不是谈户型设计,我是谈高密度住宅区里面户外公共空间的设计,而且我会着重讲一个新的规划概念,就是这个规划概念是近十年来在美国城市规划和居住区规划里面的一个热点,就是怎么样运用这个概念到住宅区的设计里面,另外我们想尝试把这个概念引入到中国居住区的设计当中。

 

【康彬】因为我们这个设计已经从传统的社区,比如说以亲戚关系,或者是固定的地域,大家彼此都认识,就像内地的小城镇的感觉,转化到现在大都市的,快节奏的,比如说深圳这个城市很年轻,城市平均年龄是28岁,他的邻里关系是比较淡漠的,比较关注个人,竞争是非常激烈的。然后这个社会现在是变化很大,城市的倾向也是越来越强烈,多样化也是很厉害。从一个个人症状表现,很多人就是过分的依赖药物,像镇静剂、安眠药等等,压力比较大,焦躁、失业、疾病等等。

 

【康彬】国六条现在推出了70%的90平米以下的住宅,我昨天晚上在宾馆里面做了一个测算,像今天早上陈世民先生讲了,以前居住区里面90平方米以下的住宅是30%,或者是以下,现在要提高到70%。我们按照深圳当地讲,容积率3.0是一个很普遍的数字,我们以一公顷用地的标准来算,人口密度将会上涨20%左右,就是从30%的居住人口大约是820人上涨到70%的比例的话,人口将达到将近1000人左右。70、90这个条例,按照我的理解,对单体设计有一方面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对这个城市和居住区域的影响更大,因为他带来的人口密度上涨是非常剧烈的,人口密度上涨我们可以看到一方面是对社区配套要求更高,比如说幼儿园的面积、道路。然后,对整个城市环境来讲,我们的盘都比较大,在某一个城区的某一点,我们人口密度会急剧增加,对整个城市的影响应该是比较消极的。比如说交通压力就会比以前大得多。这是从大的方面讲。

 

【康彬】从小的方面讲,90平方米如果我们做到小三房,因为中国像我就是三代,我父母、我、我孩子,我们三代住在一起。90平方米带来的一个影响是什么呢?就是我必然要牺牲掉一部分的公共活动面积,就是户内的公共活动面积,因为卧室、卫生间、厨房这些面积是一定的,可变化的数量不是太大,可调整的余地主要是在户内公共空间。这个带来的影响是什么呢?一方面是我们门口密度增加,另一方面,户内的人口密度也在增大,这个共同的推力就是把人往户外推,因为人是需要社交的,他的趋势是在以后一段的时间内,在中国高密度的住宅区下面,人们会越来越多的使用户外公共空间,这是我的一个估计。

 

【康彬】参照美国的住宅发展的话,美国是从60年代开始大力发展它的社会福利用房,他总共发展了三代,之前的两代是很失败的。像我们有几个著名的例子,他炸掉了一批房子,刚建了不到十年就炸掉了。现在美国提出建住宅不是建住宅,他提出的口号是建社区而不是建住宅,他第一位是建社区,住宅只是一个载体,怎么让居民形成一个有归属感、有凝聚力的社区。但是社区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据统计目前大概有96个概念定义社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都没有一个标准答案。

 

【康彬】在这种情况下,大概15年前,美国一些社会学家从经济学领域引入了一个概念叫社会资资本,我们之前知道有一些物质资本,比如说把镰刀磨快了可以割更多的麦子。第二个是人力资本,我们受教育越多,我们的效率越高,老板可以挣更多的钱。再发展到现在就是社会资本,就是在物质资本和人力资本达到一定程度之后,要靠社会资本的提高来提高生产率,这是经济学的概念。但是,到目前这个概念已经被越来越多的城市规划学家和城市设计着,运用到城市规划和居住区规划中。他们的概念是什么呢?就是促进和提高居民之间的社会资本,上居民直接形成一个很良好的互动,大家互惠互利,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我们六七十年代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情况一样,大家彼此都认识,我可以到你家吃饭,你可以到我家吃饭,社会关系非常好,没有什么矛盾,身心健康,这是一个理想化的状况。

 

【康彬】所以,社会资本既是个人在社会、情感、经济方面的投资,也是蕴藏在社会网络中的共同资源。社会资本我们从两个层面理解,一个层面个人层面,个人层面包括五点,就是社会网、参与、信任、安全和归属感。第二个层面是咱们国内目前社区比较缺的,或者是几乎看不到的,他是一种社会组织层面,也就是说政府对社区居民的授权,这个我们现在是比较弱的。第二个部分就是一些联合会或者是怎么样的组织,一些兴趣组织,这个也是比较少。第三个,就是互相支持性的网络,或者是互惠互利。第四个就是有一些共同的道德准则,有一些共同的认可的价值等等。在我们目前国内的情况来讲,我们更现实的是要大力建设个人层面的社会资本。

 

【康彬】像左边这一栏是个人层面的社会资本,右边是组织层面的,具体到个人层面,第一个是社会网络,他包含了社会网络的强度,广度、频率这些要素。第二个就是居民参与社会和社会活动的频率、意愿。第二个就是信任,就是是否大家彼此信任,我信任你,你信任我,信任度有多强。第四个是安全,这里面分为广泛性的安全,比如说发大水对我的家是不是有威胁。再一个就是个人安全,比如说犯罪率对我们影响是怎么样的。再一个安全是心理上的,也可能是小区建设的很好,但是我心理感觉不安全。最后一个就是归属感,就是人们是不是觉得我住在这里,我是属于这个地方,这个小区就是我自己的家,还是说这仅仅是我在这买的房子,我在这住一住,两三年以后我就走了,其他的邻居跟我没有关系。还是说我希望大家都是一家人,就相当于是今天上午王秘书长讲的一个大家和一个小家的概念。如果是按照一个大家的概念的话,这种社会资本就是一个很好的评估和指导社区建设的一个标准,一个准则。

 

【康彬】这是一个基本结构,就是以个人层面为基础,逐步的提高和加强,以至于最后形成完整的社会资本。社会资本的好处,目前被发现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比如像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已经发现水资本的拥有程度与居民的心理健康、身体健康、社区的活跃程度是成正比关系的。然后,我们因为在美国有一个课题组,我们经过了将近五年时间的长期跟踪和研究,我们发现在社区这个居住区里面,影响社会资本的直接因素有两个,一个是户外公共空间,这个户外公共空间最重要的是他的一些物质性质,比如位置、尺度、大小,形式是如何的,它有一些什么位置特性。

 

【康彬】还有一些空间的层次,因为空间感在居住区里面比较完整的就是四个,公共、半公共、半私密和私密,最后一个就是景观是怎么样的。物理性质进一步发展会影响人们的心理素质和心理影响,比如说会不会使人产生领域感,会不会让人觉得安全,是不是有识别性。另外一个,他会影响人们对环境的满意程度,比如说我们周围如果有垃圾场或者有工厂的话,他有气味和噪音,这个选址会不会有感官的影响,还有美学上的判断,还有就是功能上是否满意。

 

【康彬】另外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这些会外公共空间中人的活动,人的活动分为两大类,就是动态的和静态的。像静态的,就是大家坐在一个地方,只是看,不参加任何活动,只是看别人做什么,或者是自己在散步,这个是比较消极的活动。还有比较积极的,比如说你和其他的邻居在交谈,或者是会面,或者是一个小组,比如广州地区比较喜欢踢毽子,星期六、星期天,或者是傍晚,在广州的社区里面总是有几组人在提毽子。

 

【康彬】像积极的社会交往是什么概念呢?就是说一种有意识的社会行为和过程,对人们的生存是具有好处的,并且形成的一种支持性的社会网络。像这个就是一种框架,就是户外公共空间中的物理因素如何影响人们社会资本,他是通过人的活动,第二个就是人的心理,最后是环境的满意程度。这就是一个概念。

 

【康彬】下面的案例分析分两部分,一部分是我们在美国做的一些研究,用设计改变了一些现状,还有一个就是在广州去年我们进行了三个月的时间的调研,最后也有一个调研结果。

 

【康彬】像这个就是在美国很常见的一个街道,美国城市是为车服务的而不是为人服务的,在美国城市里面很难找到人行道和自行车道,基本上是为汽车服务的,但是这种街道是非人性化的,人在这个地方没法走路,也没法停留。所以,针对这种情况,我们第一步就是改变建筑两旁的建筑尺度,他原来是单层,偶尔有两层,我们规划是两层、三层,以三层为主,局部有四层。这样改变了街道的尺度,原来街道给人感觉很宽,实际上不是很宽,我们把建筑高度增加以后,就把这个空间限定了,大街道就变成中等尺度或者是小尺度的街道。然后在底层鼓励社区进行一些商业配置,这样的话就可以吸引人。下一步,我们就进行景观改造,光有房子还不行,因为人的舒适程度有一个视觉和物理上的舒适程度,比如说行道树,树下面各种各样颜色的植物,会给大家视觉上很好的愉悦感,并且把空间再丰富一些。

 

【康彬】这是另外一个案例,这是一个十字路口,因为车穿行非常快,两边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人待在那个地方,因为很热,基本上没有人在那待了。我们就改变它,我们建议这个这去委员会在这个角落先建一栋这样的办公楼,下面是商业,然后进行景观改造,然后进行底层商铺的改造,并且特别注重人行道宽度要宽度,不是做成平常的两米或者两米五,我们建议做到六米,这样挨着商铺这一侧留出三米左右在夏天天气比较好的时候可以把餐桌和咖啡桌挪到外面,大家可以在外面吃吃饭、喝喝酒、聊聊天。

 

【康彬】这个是另外一个,是一个社区的服务中心,这个开始也是为车辆行驶服务的,首先我们也是限定空间,增加建筑的层次,开始商铺、店铺,聚集人气。这是一个住宅区,这是在休斯顿西边的中低收入的一个居住区,最开始的时候是没有考虑人行的出行方式的,也没有考虑自行车的。后来,我们首先建议他增加步行道,在十字路口增加斑马线,提高人穿行马路的安全感。然后进行植物配比,因为在炎热地区植物选种不一样,造成的绿荫效果是不一样的。

 

【康彬】这个是我们去年在广州进行的一个案例调查,这个是在广州西北部的一个项目,是获了国家大奖的,在这个社区里面设计师和开发商考虑了很丰富的室外空间,是组团院落式的住宅区,实际上密度是很大的,但是人进去以后感觉密度不是很大,很舒适。这是为老年人服务的一些外部公共空间,像老人早晨可以在这打打太极拳,还可以唱粤剧。沿着商业街,有一个沿街的小水系,可以养一些金鱼,老身可以运动、锻炼,旁边有一个小学,特意把小学的围墙打开,老人很喜欢在围墙旁边看学校操场上的小学生蹦蹦跳跳的玩儿。我在那待了45天,我每天总能看到有不同的老人在那看小朋友在那玩儿。这是为成年人服务的户外公共空间,比如说最北边这块,每到星期六、星期天,总是有一组人在这踢毽子,大概踢一个小时左右。还有打太极拳的,还有一个四米五宽的一个长廊,下雨的时候,他们可以在他打羽毛球。这个是为小朋友服务的。

 

【康彬】但是,我们发现这里有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东西,比如说为大家提供的一些公共空间,他们的社会交往就会大幅度增加。如果说是一个小区,他缺少这种户外公共空间的话,这个居民之间的社会交往就保持在一个非常低的水平上面。

 

【康彬】第二点,居民喜欢的公共空间里面的一些特性是什么呢?我们就会发现,第一要完整的空间等级,就是刚才讲的四个等级。第二个,就是要很容易的到达。第三,就要自然监控,就是说不需要通过电子设备,或者是保安来监控大家,或者是监控小孩的玩耍,因为这样反而提醒大家这里是不安全的。而通过建筑设计,可以达到自然监控,就是大人待在屋子里面的同时,可以看到小孩在他旁边在玩儿。下面一个就是没有交通的干扰,不受汽车的威胁,还有丰富的景观,丰富的锻炼和娱乐的设施等等。

 

【康彬】我们第三个发现,就是说如果为大家提供了丰富的户外空间,会极大的扩展居民的社会网,会提高他们彼此之间的熟悉程度,会增强他们的互相信任,在这个社区里面形成一种很友好的气氛。我们经过两个小区进行对比,最后经过数据统计,我们发现像岭南花园是有很丰富的户外空间,这个居民的社会资本程度远远高于他旁边离他只有800米的另外一个小区。

 

【康彬】老年人喜欢什么呢?老年人喜欢待的地方是有充足的座位的,可以看到小孩在玩耍的地方,或者是其他比较有吸引力的设施,比如有金鱼池,有小商场、小超市,这些地方是老年人喜欢聚集的地方。

 

【康彬】成年人喜欢干什么呢?他们喜欢比较激烈一点的运动或者是活动,他们喜欢的地方是场地大,要足够的空间,比如他们可以打羽毛球,可以晚上跳舞,诸如此类的活动。

 

【康彬】然后小孩子,他们活动的地方就是要便于他们父母的监控,没有汽车的威胁,然后有一些为孩子单独设计的设施,比如社区里面现在经常看到的滑梯和其他玩具组合起来的东西。

 

【康彬】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提出了三个建议,就是设计户外公共空间的三个建议:

 

【康彬】第一个,就是完善户外公共空间的等级,因为在我们国内可以看到很多社区里面经常只有商业,有公共空间,有半公共空间,然后就是私密空间,他没有一个半私密,或者是有半私密没有半公共,就是中间总是缺一个过渡。

 

【康彬】第二个,就是创造一个焦点空间,这个焦点空间应该是具有很高的多样性和灵活性,同时他要兼容各种各样的活动,比如说老年人的、成年人的、小孩的活动,他要互相兼容。

 

【康彬】第三个,就要把内部道路采取某种手段,进行人车分流或者是降低机动车对居民的威胁,比如丹麦有一种做法,就是把小区里面的街道和社交场所、游戏场所、休息场所混合在一起,限定汽车的时速是在15公里以下,15公里就是人们正常步行的速度,就是汽车在这种道路上不可能直线采着油门冲出去,一定是弯弯绕绕的,通过各种设计让他把车速控制在15公里以上,使他不会因为一不小心而对人造成较大的伤害。

 

【康彬】这个是我们对一个规划设计在不影响他的容积率和建筑密度的情况下,我们做的一个建议的修改。比如左边这个道路我们就是用了丹麦的这个模式,每一个组团,在组团入口的地方,我们要增加一个入口的花园,就是增加一个半公共的空间。这个社区中心和焦点空间是联系在一起,而且是位于小区主要的交通交叉点的位置上面,就是便于大家有很强的可达性,什么人都可以到那个地方。

 

【康彬】因为时间所限,我就讲到这里,谢谢!

 

 



分享到:
回到顶部